:::

學術成果

:::
研究報告
標題中國因應敘利亞問題之立場與作為
主編/作者蔡明彥
出版日期2012-04-00
封面圖片 
出版資訊
中國因應敘利亞問題之立場與作為
 
蔡明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原文刊載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大陸與兩岸情勢簡報》,2012412,頁12-16
 
 
(一)反對干涉內政
 
聯合國安理會在 2011 10 4 日與2012 2 4 日兩度討論對敘利亞的譴責案,但因大陸與俄羅斯行使否決權,導致提案未獲通過。2012 2 16 日,聯合國大會通過對敘利亞的譴責案(137 票贊成,12 票反對),要求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停止對異議人士的血腥鎮壓、並交出政權,大陸與俄國再度聯手反對。3 1 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譴責敘利亞的決議案(37 票贊成、3 票反對、3 票棄權),呼籲敘利亞當局立即停止暴力行徑,大陸與俄國再度投下反對票。
 
大陸主張國際社會在處理敘利亞問題時,應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並據此提出以下主張:
 
1. 尊重敘利亞主權
 
2012 3 5 日,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表示:「中國反對任何國家以『人道主義』為名,干涉敘利亞的內政」。大陸反對干涉敘利亞內政的原因在於:第一、不希望西方國家透過譴責案取得政治籌碼,要求其他國家接受西方國家的人權標準,導致「阿拉伯之春」持續蔓延;第二、擔心2011 年北約以執行安理會1973 號決議案為名推翻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的歷史重演,西方國家可能藉機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掀起中東地區更大規模的「政權更迭」。
 
2. 主張政治解決
 
2011 10 4 日安理會第1 次討論敘利亞譴責案時,大陸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便表示,大陸支持政治解決衝突危機,任何外部勢力都不應對敘利亞進行武力干預、推動「政權更迭」。2012 3 12 日,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再度就敘利亞問題表達大陸立場:「中
方對一切有助於推動敘利亞問題政治解決的主張和舉措,都持積極和開放態度」。大陸多次呼籲敘利亞各派系停止暴力、開始談判,透過政治解決的方式處理爭端,藉以防止西方國家動用武力介入,干預敘利亞局勢。
 
(二)提出6點主張
 
大陸外交部在 2012 3 4 日針對敘利亞問題的處理,提出6 點主張與呼籲,主要內容包括:
 
1. 敘利亞政府及有關各方應立即、全面、無條件停止一切暴力行動,特別是針對無辜平民的暴力行動。
 
2. 在聯合國阿盟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的斡旋下,敘利亞政府和各派別應立即開啟不附帶先決條件、不預設結果的包容性政治對話。
 
3. 「中」方支持聯合國發揮主導作用,協調人道主義救援努力。「中」方願向敘利亞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2012 3 9 日,大陸外交部宣布透過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向敘利亞人民提供200 萬美元的緊急人道主義現匯援助)。反對任何人藉「人道主義」問題之名,行干涉敘利亞內部事務之時。
 
4. 國際社會有關各方應切實尊重敘利亞的獨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中」方不贊成對敘利亞實施武力干預或強行推動所謂「政權更迭」。
 
5. 「中」方歡迎聯合國與阿盟共同任命敘利亞危機特使,支持其為推動政治解決危機發揮建設性作用。
 
6. 安理會成員應恪守「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及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中」方願與其他各方就敘利亞危機的政治解決進行平等、耐心、充分磋商,以維護安理會的團結。
 
大陸提出的 6 點主張,大致依據前述「不干涉內政」、「尊重敘利亞主權」、「政治解決」、「反對政權更迭」等基本立場,佐以「人道援助」、「遵守聯合國憲章」等外交宣示,展現大陸對處理敘利亞問題的「積極態度」。
 
(三)接觸敘利亞各方勢力
 
目前敘利亞國內情勢混亂,各方派系角力,大陸為了掌握敘利亞局勢,積極和敘利亞各派系進行接觸。早在2011 10 27 日,大陸中東問題特使吳思科訪問敘利亞時,便會見敘利亞副總統沙雷(Al-Shara)、外長穆阿利姆(Walid Muallem),並和敘利亞反對派「民主變革國家協調委員會」(National Coordination Body for Democratic Change)的成員舉行會談。2012 2 9 日,大陸外交部刻意對外透露曾在2 月初接待「民主變革國家協調委員會」負責涉外事務的馬南(Haytham Manna)前往大陸進行4 天訪問,並和大陸副外長翟雋進行對話。
 
2 17日,大陸外交部副部長翟雋以特使身份出訪敘利亞,在會見阿薩德時呼籲敘利亞各方停止暴力,表達大陸「勸和促談」的立場。3 6日至7 日,大陸外交部長楊潔篪派遣代表李華新再度出訪敘利亞,會見敘利亞外長穆阿利姆及反對派人士,針對敘利亞當前局勢交換意見。大陸廣泛接觸敘利亞各方人士的原因在於:第一、掌握敘利亞各方意見,尋求大陸外交斡旋的空間,大陸若能協調成功,既能防止外國軍事介入敘利亞,又能確立大陸在中東事務的重要地位;第二、避免重蹈2011 年利比亞革命的覆轍,當時大陸因忽略利比亞反對派,未與各派系建立接觸管道,導致大陸成為格達費遭推翻後最後承認利比亞反對派政府的國家之一,讓大陸陷入外交窘境。
 
(四)面臨外交兩難
 
大陸在聯合國安理會行使否決權,反對通過要求阿薩德下臺的決議。此一立場讓北京在外交上面臨兩難局面:北京在安理會反對國際社會干涉敘利亞內政的同時,必須顧及國際社會包括西方國家與阿拉伯聯盟基於人道考量,要求譴責阿塞德政權的強烈呼聲。
 
這樣的兩難立場,讓北京在處理敘利亞問題時,出現矛盾的態度:一方面,大陸媒體認為北京在敘利亞問題上,斷然拒絕西方國家施壓,展現大國處理國際事務的應有態度,並讓國際社會瞭解中東事務不能沒有大陸的參與。
 
但另一方面,大陸外交部門擔心一旦敘利亞問題處理不慎,可能導致大陸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惡化。大陸在安理會兩度行使否決權後,面臨國際輿論對大陸不顧人權的強烈批評。隨著敘利亞平民死傷人數持續攀升,阿拉伯國家在卡達國王哈邁德(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的倡導下,已升高對敘利亞阿塞德政權的批判。另外,「金磚5 國」(BRICS)的其他兩個成員印度與南非,也表態支持安理會的譴責案。2012 2 24 日,美國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Rodham Clinton)參加由70 多個國家與機構組成的「敘利亞之友大會」(The Friends of Syrian People Meeting)時,強烈批評大陸與俄羅斯的敘利亞政策,認為大陸與俄羅斯動用否決權,違反敘利亞人民意願,是「卑劣」(despicable)行為。
 
為了緩和外界批評,大陸開始對外釋放願意妥協的彈性態度,在34 日提出的6 點主張中強調:「(大陸願意)同其他各方就敘利亞危機的政治解決進行平等、耐心、充分磋商,以維護安理會的團結」。大陸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也對外表示:「中方與美國以及其他安理會成員在利亞問題上的合作空間,一直存在」。3 21 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主席聲明」,呼籲敘利亞交戰各方停火,並且要求政府軍應在反對派之前先放下武器。雖然安理會的「主席聲明」與「決議」不同,不具任何拘束力,但相關發展顯示,大陸已某種程度地調整對敘利亞問題的態度,以防大陸與西方國家及阿拉伯世界的外交關係遭受衝擊。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
最後修改時間2015-09-27 PM 7:58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