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術成果

:::
研究報告
標題前瞻2013年東北亞情勢
主編/作者蔡明彥
出版日期2011-12-00
封面圖片 
出版資訊
前瞻2013年東北亞情勢

蔡明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原文刊載於:《亞太和平月刊》,第4卷第12期(2012年),頁10-11 
 
展望明(2013)年東北亞情勢,最大特點是區域處於變動的局面,這樣的變動至少反映在三個面向:第一,在權力結構方面,美國對亞洲推動「再平衡」政策與中國大陸國力崛起交織出兩強之間的「競合」關係,將在2013年持續;第二,在跨國關係方面,東北亞各國國內陸續出現政權轉移,極可能導致跨國互動歷經一段時間的摸索期;第三,在安全議題方面,區域內傳統與非傳統安全議題並陳,為東北亞政經局勢帶來各種變化的可能性。
 
一、   美「中」透過多重協商管理「權力轉移」困境
 
就牽動區域整體權力結構變動的美「中」關係來看,雙方面臨的「戰略猜疑」(strategic distrust),導因於「結構性」因素,在未來一年將會延續。
 
過去幾年,美「中」領導人誓言構築兩國間「積極、合作、全面」的關係,這意謂雙方在國際金融、雙邊經貿、國際與區域安全事務上,確實擁有許多共同關切,鋪陳出兩國之間的合作基礎。但另一方面,美「中」在政治價值、市場開放、中國大陸國際責任、解放軍軍力擴張等方面,又存在明顯的競爭關係。這些問題有其「結構性」的根源,雙方的紛爭不僅很難在短期內解決,還可能因為美「中」國力差距縮小而逐漸擴大。
 
為了避免陷入「權力轉移」帶來的困境,北京呼籲美「中」應建立「新型態大國關係」,透過「兩國協調」(C2)的方式,防止對抗升高。這樣的主張雖是胡錦濤主政時期所提出,但繼任的習近平應不至於在接班初期調整此一路線,即便未來可能提出新的外交口號,應該還是不脫美「中」維持協商的基本觀念。
 
至於美國的歐巴馬總統,在外交上向來強調「務實主義」,在第一任期內已和北京建立起「戰略與經濟對話」高層協商機制,兩國政府也發展出超過60個以上的對話管道,讓雙方爭端獲得一定程度的管理。這樣的協商機制在2013年會繼續運作,雖然無法解決兩國間存在的「結構性」矛盾,卻也有效地避免雙邊紛爭衝擊美「中」整體關係。
 
二、   各國政權交班牽動跨國關係互動
 
在跨國關係方面,東北亞國家國內接連出現政權轉移或大選,為各國未來的互動帶來新的外交圖像與想像空間。
 
2012年,北韓由金正恩上臺接班、臺灣由馬總統連任、俄國由普丁重返執政、美國由歐巴馬贏得總統大選、中國大陸則由習進平繼任最高領導人。另外,在2012年與2013年之交,日本可能產生新首相,南韓也將誕生新總統。東北亞跨國關係雖有既定的互動模式,但在各國新領導人上臺後,難免在外交上提出新的作為,相關政策的調整可能牽動東北亞各組雙邊或多邊關係的互動,將為區域政治帶來新的變化。
 
比較值得注意的變化包括,歐巴馬總統在第二任期內,應會繼續在亞洲推動「再平衡」政策,各國新領導人如何看待美國的「再平衡」?又會採取何種政策回應?
 
另外,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在競選綱領中主張修憲、行使集團防衛權、將自衛隊改為國防軍、加強釣魚臺管理(包括在島上常駐公務員),一旦自民黨在國會大選後重新執政,這些政策會對美日同盟與「中」日關係產生哪些衝擊?
 
而南韓不論由誰在總統大選中勝出,新領導人上臺後,是否提出新的對朝政策?朝韓關係又會發生何種改變?這些問題將影響東北亞跨國關係的互動,也是2013年觀察東北亞局勢的重要焦點。
 
三、區域安全議題呈現「3I」並存的特質
 
區域安全議題方面,在傳統安全部分,北韓核武問題對東北亞情勢帶來的潛在衝擊仍然存在,只是相關發展需視北韓國內政經情勢的變化而定。此外,東北亞地區的海上領土爭端在2012年升高後,對區域情勢帶來的不確定性並未完全消退。「中」日在歷經海上執法角力、軍力展示和社會動員後,雙邊關係能否在未來一年修復,還有待觀察。
 
至於區域經貿合作議題,在美國推動「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的壓力下,中國大陸、日本和南韓已宣布三國自由貿易協定將在2012年底展開談判。同時,中國大陸也已表態支持亞太16個國家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相關談判將在20131月展開。
 
整體來看,在2013年,東北亞地區的安全議題將相當多元,各國必須同時面對並因應海上領土爭端引發的對立關係,以及經貿整合帶來的合作機會,而這也讓2013年東北亞局勢出現「3 I」的特質,亦即呈現「不穩定」(instability)、「整合」(integration)與「投資」(investment)併陳的複雜面貌。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
最後修改時間2015-09-27 PM 7:57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