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術成果

:::
研究報告
標題日韓中人事新局與亞太區域情勢走向
主編/作者蔡明彥
出版日期2013-02-00
封面圖片 
出版資訊
日韓中人事新局與亞太區域情勢走向
 
蔡明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原文刊載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大陸與兩岸情勢簡報》,20132月,頁34-39
 
 
 
2012 年東亞地區三個主要國家日本、南韓與大陸,分別出現政權轉移。在日本方面,安倍晉三領導的自民黨在12 16日眾院選舉中獲勝(自民黨贏得480 席中的294 席,加上友好政黨公民黨獲得31 席,共計擁有眾院2/3 以上席次),讓安倍成為日本第96 屆首相。南韓方面,新世界黨女性總統候選人朴槿惠以51.5% 得票率,擊敗民主統合黨的文在寅,成為南韓憲政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在大陸方面,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則在中共「十八大」後正式接班。日韓「中」新領導人上臺,可能在外交上提出新的作為,本文針對這3 個國家新領導人外交路線及其對區域情勢的影響,提出以下觀察:
 
(一)安倍政府強調「守護日本」理念
 
剛贏得日本眾院大選的安倍晉三,在施政理念上被歸類為保守派人物,在這次2012 年眾院選舉期間,曾提出修改日本憲法、行使「集團防衛權」、自衛隊更名為國防軍,以及加強釣魚臺管理等訴求,引發外界關注。安倍相當強調「守護日本」的理念,面對日「中」對釣魚臺問題的摩擦升高,在上臺後隨即採取多項外交作為。
 
首先,安倍主張加強美日安保合作。安倍向來支持美日同盟的強化,過去在2006 2007 年執政期間,曾推動美國、日本、印度、澳洲4 邊戰略合作。目前美國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正著手推動「亞太再平衡」政策,安倍可望配合美方戰略布局,加強美日安保合作。安倍在2012 12 17 日和美國總統歐巴馬進行電話會談,並於20132 月下旬出訪美國,目的在儘速召開日美高峰會,商討北韓問題與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等議題,提升兩國合作關係。
 
另外,安倍也設法緩和日本和南韓、俄國間的領土紛爭。安倍在和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進行電話會談指出,兩國應透過和平方式,解決北方4 島領土問題,並且表達前往俄國訪問的意願。另外,安倍也派出「日韓議員聯盟」幹事長、前財相額賀福志郎擔任特使,前往南韓和總統當選人朴槿惠舉行會談,主張儘速改善因竹(獨)島爭議而陷入低潮的日韓關係,並且提議儘早召開日韓高峰會,協商相關問題。
 
最後,基於戰略與經貿上的考量,安倍在2013 1 16 18 日對越南、泰國與印尼等3 個東南亞國家,進行正式訪問。戰略上,安倍在越南訪問時針對區域內海上領土爭端表示:「所有相關國家都應遵守國際法,中國片面地升高事態的舉動是極為危險的」,相關談話顯示安倍有意拉攏東南亞國家牽制大陸。在經貿上,大陸在釣魚臺爭端升高後,境內出現大規模反日風潮,升高日籍企業在大陸投資的風險,日本若能強化和東南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將有助於分散過度投資大陸的不確定性。
 
從安倍上臺後的外交作為來看,可發現其尋求透過「平衡」(balancing)戰略,牽制大陸崛起的勢力。然而,安倍擁有豐富的執政經驗,深知日「中」關係決裂的嚴重後果,因此在上臺後派出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男擔任特使,前往北京會見習近平,表達日方願和大陸加強「戰略互惠關係」的意願。相關舉動顯示,安倍在推動「權力政治」與「平衡戰略」的同時,仍相當重視對日「中」關係的管理。
 
(二)朴槿惠外交路線偏向務實主義
 
朴槿惠在 2012 12 19 日贏得南韓總統大選,已於2013 225 日宣誓就職。從朴槿惠在競選期間提出的政見與勝選後的外交動作來看,其上任後的外交走向可能包括幾方面:
 
在對北韓政策上,朴槿惠認為應透過「信任政治」,和北韓進行交往。朴槿惠在大選期間曾主張和北韓恢復交往,雙方對話必須建立在「信任政治」(trustpolitik)之上。朴槿惠表示未來應恢復對北韓的人道援助,並且透過「六方會談」處理北韓核武問題,但一切都需以北韓同意「非核化」為基礎。另一方面,針對北韓致力於發展核武及導彈,朴槿惠堅持「破壞和平的行為必須付出代價」,因此認為南韓應提升嚇阻能力,並且加強和國際社會的合作,共同解決北韓核武與導彈問題。所以綜合來看,朴槿惠的北韓政策大體上兼具了「擴大交往」與「強化嚇阻」兩項特質。
 
在韓美關係方面,朴槿惠當選後立即和美國總統歐巴馬進行電話會談,討論兩國關係與北韓飛彈問題。朴槿惠的當選,可望讓美韓同盟關係在李明博政府奠下的基礎上,繼續向前推進,美方不用擔心南韓若改由自由派領導人執政,可能對美韓關係造成的衝擊。在兩韓交往問題上,歐巴馬政府認為兩韓的接觸,必須十分謹慎,尤其不能違反安理會對北韓的制裁決議,在這方面朴槿惠和歐巴馬政府的立場頗為接近。
 
在南韓和大陸關係方面,南韓向來期待大陸在北韓核武問題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朴槿惠當選總統後,隨即派遣新世界黨前選舉對策委員會綜合本部長金武星率團擔任特使,在2013 1 13 日訪問大陸,會晤習近平與國務委員戴秉國等人,雙方針對朝鮮半島情勢交換意見。
 
至於在韓日關係上,朴槿惠主張兩國應進一步發展雙邊關係,但日方在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上必須表現出負責的態度。只是日韓雙邊關係因領土爭端、歷史問題、慰安婦問題長期存在爭議,未來雙方能否妥善處理歷史問題並提升合作關係,還有待後續觀察。
 
(三)習近平對外政策兼具軟、硬兩手策略
 
習近平接班後,在2013 1 28 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上,闡述和平發展觀,強調「中國必須堅定不移地走和平發展道路」,但「決不能放棄自己的正當權益,決不能犧牲國家核心利益」,相關談話顯示其軟中帶硬的外交立場。在對外關係中,習近平必須優先處理的棘手問題,主要包括美「中」關係以及大陸與周邊國家的海上領土爭端。
 
首先,在美「中」關係上,胡錦濤在位時,美「中」領導人曾多次主張構築兩國「積極、合作、全面」的關係。目前美「中」雙方在國際金融、雙邊經貿、國際與區域安全事務上,擁有許多共同關切,鋪陳出兩國的合作基礎;但在政治價值、市場開放、大陸國際責任、解放軍軍力擴張等問題上,美「中」又存有明顯的競爭關係。在美「中」競合關係下,歐巴馬政府推動「亞太再平衡」(rebalancing toward the Asia-Pacific region)政策,目的便在因應區域權力失衡以及大陸軍力崛起。為了避免美「中」「戰略猜忌」(strategic distrust)升高,北京呼籲兩國應建立「新型大國關係」,透過「兩國協調」(C2)的方式,防止對抗升高。這樣的主張雖由胡錦濤所提出,但新上任的習近平不至於在接班初期調整此一路線,即便未來提出新的外交口號,應不脫美「中」兩國維持協商的基本觀念。
 
至於海上領土爭端問題,此為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談話中所謂的「國家核心利益」,屬於不能輕易退讓的問題。「紐約時報」在2012 12 15 日的報導中指出,習近平早在2012 9月便親自擔任大陸跨政府部會特別小組召集人,負責處理大陸和周邊國家的海上領土爭端問題。習近平在會見安倍特使山口那津男時曾表示,大陸將「認真考慮」日方有關舉行「中」日領導人會談的提議,此意謂習近平不排除透過外交對話的方式,避免日「中」關係惡化。
但另一方面,大陸近期持續派遣飛機與船艦前往釣魚臺周邊海、空域活動,甚至傳出大陸軍艦以火控雷達鎖定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的消息,引發日方抗議與美國關切。一般認為,大陸此舉主要在對日本進行施壓,進而挑戰日本對釣魚臺的行政管理權。
 
(四)區域情勢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日韓「中」新領導人上任後所採取的新外交作為,可能對區域情勢的發展產生影響,其中包括最受各界關注的釣魚臺爭議與北韓問題。
 
在釣魚臺問題上,大陸與日本在2012 年各自透過外交宣示、社會動員、國際宣傳、海洋執法等舉動,展現護土決心。根據日本防衛省公布的資料,在2012 10 12 月期間,日本航空自衛隊戰機總計有140 次升空攔截外國飛機的紀錄,其中有91 次是為了攔截大陸飛機。假如大陸在處理釣魚臺爭端的過程中,持續引進軍事工具包括武力展示,可能造成兩種結果:
 
第一種狀況是在大陸潛在武力威脅下,美日同盟的內聚力提升,導致美日進一步加強兩國之間的防務合作關係。第二種狀況則是美日出現同盟困境,美國擔心遭日本拖累,捲入一場不必要的軍事衝突,而日本則擔心遭美國背棄,並要求美國提供更多的安全承諾。假如美方的支持態度不夠明確,可能降低日本對美國的信賴,轉而強化日本自身的防衛能力,藉以因應大陸的威脅。未來美日欲避免前述同盟困境,端賴雙方能否透過密切的戰略溝通,表達彼此安全關切,尤其美方必須在「提供承諾」與「避免捲入衝突」之間取得必要的政策平衡。
 
在北韓問題方面,北韓新領導人金正恩在2012 年上臺後,雖多次談及改革,卻先後進行兩次衛星火箭試射,並在聯合國安理會宣布新的譴責與制裁措施後,進行第3 度核試爆。北韓問題可能為美、「中」、日、韓的戰略與外交互動,帶來幾種影響:一是美、日、韓為了防止北韓問題失控,將更倚重大陸的外交角色;二是北韓的挑釁可能讓日本與南韓跳脫歷史問題的牽絆,發展出更緊密的日韓雙邊或美日韓3邊合作關係;三是北韓的挑釁行動若明顯違反安理會決議,可能讓美、日、韓與大陸在制裁北韓問題上,出現新的外交協商或合作機會。
 
總結來看,日韓「中」新領導人上臺後,區域內跨國關係將進入一段時間的試探期和摸索期,加上重大安全議題如釣魚臺爭議與北韓問題充滿許多變數,將讓未來的美日韓「中」之間各組雙邊或多邊關係互動,出現各種可能性。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
最後修改時間2015-09-27 PM 7:57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