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術成果

:::
研究報告
標題上海合作組織現況與展望
主編/作者蔡明彥
出版日期2013-06-00
封面圖片 
出版資訊
上海合作組織現況與展望

蔡明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教授)
 
原文刊載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大陸與兩岸情勢簡報》,20136月,頁11-14
 
 
「上海合作組織」(以下簡稱「上合」)的前身為1996 年大陸、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成立的「上海五國」機制。2001 年,烏茲別克加入後改稱「上合」,至今已邁入第12 年的運作。「上合」初期以管理跨國邊界安全為主,近年來合作議題持續增加、合作機制不斷擴大。茲就「上合」近期發展,提出以下綜合觀察:
 
() 跨國合作呈現「經貿」與「安全」議題的雙重驅動
 
目前「上合」成員國在經貿與安全領域,已發展穩定的跨國合作基礎。在經貿方面,「上合」在貿易、能源、交通、通訊、金融、海關、電信、農業、科技與環保等方面,合作密切。為了促進成員國之間的貿易便利化,「上合」已成立質檢、海關、電子商務、投資促進等專業工作小組,研議並協調成員國在相關領域的合作。另外,「上合」也在2012 12 5 日召開的成員國總理第11 次會議中,決定由各國主管部門和「上合」秘書處研究成立「發展基金」與「開發銀行」
相關事宜。
 
時任大陸總理溫家寶在會中指出,未來應將實現「上合」區域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視為合作的首要目標。溫家寶承諾將提供100 億美金貸款,設立經濟技術合作基金,支持「開發銀行」的組建工作。另外,大陸也將積極和「上合」成員國發展移動通信衛星服務,提供區域內應急、救災、反恐、移動通信的服務平臺。從「上合」的經貿合作議程來看,大陸透過資金提供及議題設定,在「上合」經貿合作過程中扮演著主導角色。
 
在「安全」方面,打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向來是「上合」合作重點。「上合」成員國在反恐名義下,定期舉行聯合演習。2002 8 月,大陸、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在大陸與哈薩克邊境舉行「聯合2003」反恐演習,動員各國陸海空軍部隊參加;2010 9 月,「和平使命2010」在哈薩克舉行,由大陸、哈薩克、吉爾吉斯、俄羅斯與塔吉克派出5000 名部隊參演;20126 月,「上合」進行「和平使命2012」演習,成員國派出2000 名部隊參加。從演習內容來看,「上合」成員國的聯合軍演已從最初的戰術性演練,發展成戰略面磋商、戰略性準備,以及多軍兵種聯合作戰演練。
 
對大陸而言,「上合」可發揮的外交作用包括:1.透過「上合」的經貿與安全合作,牽制美國在中亞與南亞的勢力擴張;2.利用「上合」,反制以西方經驗為主的國家發展路線、宣傳大陸主張的新型合作模式,以及印證大陸的「和平發展」外交路線。
 
 
() 對新成員加入抱持謹慎態度
 
「上合」自2001 年運作以來,「成員國」包括;大陸、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等6 個國家;「觀察員」則有巴基斯坦、印度、蒙古、伊朗、阿富汗等國;「對話伙伴」則為斯里蘭卡、白俄羅斯、土耳其;至於「峰會主席國客人」,則有土庫曼、獨立國協與東協。
其中土耳其是在2012 6 月「上合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12 次會議」中獲准成為「對話夥伴」。
 
2013 1 月,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進一步宣佈,土耳其希望成為「上合」正式「成員國」,引發各界對土耳其調整外交路線的關注。一般認為,土耳其宣稱將加
入「上合」成為成員國的目的,在於:1.對歐盟施壓,表達土耳其長期未能獲准加入歐盟的不滿;2.採取多元外交,修正過去土耳其「忽略東方」的外交路線;3.尋求參加「上合」能源與運輸發展計畫;4.爭取俄國和中亞國家的建築、糧食及觀光市場。國際媒體在分析時普遍指出,土耳其宣佈爭取成為「上合」成員國的舉動,只是一種外交表態,畢竟土耳其和歐盟雙邊經貿合作的規
模,加上土耳其具備的北約成員國身份,都不可能讓土耳其斷絕和美國與歐洲國家在經貿與安全上的緊密連結。
 
2001 年「上合」成立以來,已有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國提出成為「上合成員國」的提議,但「上合」僅同意提供這些國家「觀察員」的地位。2010 年「上合」塔什干峰會通過「上合接受新成員條例」,建立新成員國加入的標準與程序,要求新成員接受「上合」組的章程、政治理念原則以及制度設計。即便通過新成員加入條例,「上合」對於新成員國的加入還是存有疑慮,原因在於:
 
        1. 新成員國加入後,可能引進不同的外交立場,影響「上合」現有的運作及效率。目前「上合」成員國大多採行政治威權主義與國家資本主義,新成員的國家意識型態若和現有成員不同,將升高「上合」內部的歧見。
 
        2. 同意新成員國加入,雖可擴展「上合」運作的地理範圍、提升「上合」的外交威望和國際影響力,但也可帶來運作上的問題。畢竟「上合」成員國主要集中在中亞地區,一旦加入新成員,「上合」的運作範圍可能擴及南亞、中東等地,屆時將讓「上合」關切的議題出現變化、
甚至失焦,增加推展實質合作的難度。未來如何處理新成員加入問題,主要關鍵還是在於「上合」是否能針對自身角色與功能定位,達成內部共識。
 
() 阿富汗問題將成為未來合作重點

        美國在
2001 年出兵阿富汗,並在當地建立軍事據點,引發「上合」對美國在南亞地區擴張影響力的批評。「上合」自2005 年高峰會後,幾乎每一年都提及美國應放棄阿富汗基地一事,強調「上合」的反霸立場。
 
2009 年,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上台後,宣佈執行「阿富巴戰略」(AfPak strategy),並決定自2011 7 月開始實施阿富汗撤軍計畫,預定在2014 年將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由於阿富汗和大陸、塔吉克、烏茲別克交界,阿富汗在美軍撤離後,是否重蹈1980 年代末蘇聯撤軍後的覆轍,陷入嚴重內戰,並對外輸出宗教極端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引發「上合」高度關注。
 
2012 6 6 7 日,「上合」在北京舉行高峰會,同意阿富汗成為「上合」觀察員,會中並發表「上合成員國元首關於構建持久和平、共同繁榮地區的宣言」,「支持阿富汗成為獨立、中立、和平、繁榮與沒有恐怖主義、毒品犯罪的國家」以及「協助阿富汗人民進行國家重建」,此為「上合」首度在官方文件中對阿富汗重建表達支持的立場。
 
尤其阿富汗境內的鴉片產量近年來穩定增加,並佔全球鴉片總產量9 成。面對阿富汗毒品氾濫以及政府治理能力低落,如何加強反毒合作,防止阿富汗毒品走私、打擊跨國犯罪,勢將成為未來「上合」關注的議題與合作重點。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
最後修改時間2015-09-27 PM 7:57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