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新聞

:::

【專題評論】近期南海情勢對中美關係之影響 (蔡明彥)

線上新聞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6-05-02
裝飾性圖片
  

近期南海情勢對中美關係之影響

 

 蔡明彥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原文刊載於:《大陸與兩岸情勢簡報》,行政院大陸委員會,20133月。(圖片來源:BBC)


    中國近期在建設「海洋強國」的戰略規劃下,持續擴大在南海地區的維權力度,包括在控制島礁上加速軍事設施部署。美國面對相關 發展,以維護南海「自由航行權」為名,升高介入南海情勢的動作, 導致中、美因南海問題引發的外交和軍事角力持續升高。從南海 情勢近期發展來看,對中美關係產生的影響至少包括幾方面: 

 

 
(一) 南海軍事化問題日益嚴重

 

      目前南海軍事化問題主要反映在兩方面:第一、美軍在南海常態 性巡邏任務日益頻繁;第二、中國持續加強在南海島礁的軍事建設及 部署。

 

     首先,美國在 2015 10 27 日派遣「拉森號」(USS Lassen)導彈驅逐艦, 以維護航行自由為名,進入中國控制的渚碧礁和美濟礁周邊 12 海里 巡邏。12 10 日,美軍 B-52 轟炸機在南海執行任務時,進入華陽 礁上空 2 海里範圍,中國軍方隨即要求美軍「立即採取必要措施杜絕 此類危險行動」。 2016 年後,美國海軍神盾級驅逐艦「威爾伯號」(Curtis Wilbur 1 30 日駛入中建島 12 海里水域。3 1 日,美國海軍核動力航 母「史丹尼斯號」(USS John C. Stennis)率領戰鬥群進入南海,同 一時間第 7 艦隊旗艦「藍嶺號」(USS Blue Ridge)也在南海水域活動。相關軍事行動顯示,美國在南海執行常態性巡邏任務,隨著該地區緊張情勢升高已漸趨密集。

 

     在此同時,中國在南海地區的軍事動作也不斷增加。美軍「拉森 號」導彈驅逐艦進入中國南海島礁 12 海里水域後,解放軍立即在 2015 10 30 日派遣「殲 11」戰機從永興島起飛參加南海軍演,並在 11 2 日派遣「轟 6K」轟炸機在南海水域進行巡弋飛彈試射。11 3 日,中國軍方對外公佈「094 型」核潛艦發射「巨浪 2 型」導彈的照片,反制美軍的用意相當明顯。

 

      另外,根據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公佈最新衛星照片顯示,中國控制的華陽礁在20162月出現新建軍事設施,包括:高頻雷達、燈塔、 地下掩體、直升機停機坪以及其他通訊裝備。美國國防部官員也證實 中國已在西沙永興島上,部署「紅旗9型」地對空導彈。該型防空飛 彈進駐南海島礁後,可提升中國對麻六甲海峽北面及周邊海、空戰略 通道的監控能力。外界推測中國在永興島長期部署「紅旗9型」防空 飛彈系統,可能在為日後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預作準備工作。 

 

 (二) 中、美外交發言針鋒相對    

 

    2016 1 月,美國國防部長卡特(Ashton Carter)在達沃斯「世 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舉行期間,指出中國推動南海軍事化將造成「自我孤立」的後果。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哈里斯(Harry Harris)也表示,中國持續在南海實施軍事化,將讓其 在非戰爭時期擁有對南海的實際控制能力。哈里斯在 2 25 日重申 未來美軍將在南海展開更多的巡航行動,同時鼓勵區域盟友參與此類 活動。    

 

    中國方面對美國指控其進行南海軍事化,提出強烈回應。2016130日,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指控美國「威爾伯號」導彈驅逐艦 進入中國在西沙的領海,屬於嚴重違法行為,中國對此表示堅決反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同一天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 領海及毗連區法」有關規定,外國軍艦進入中國領海,必須經過中國政府批准,美國軍艦已經違反中國相關法律。222日,中國外交部再度表示,美國艦機常年對本地區國家進行頻密抵近偵察,而且次數逐年增長,已加劇南海緊張局勢。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在225日例行記者會上,質疑美國做為域外國家,派軍用艦機擅自進入中國有關島礁鄰近海空域和領海,並在南海 拉攏盟國及夥伴國進行聯合軍演和聯合巡航,才是高度「軍事化」的舉動。    

 

     中、美對於南海問題的交鋒,也在兩國外交高層會談中延燒。225日,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向來訪的中國外交部長王 毅表示,降低南海緊張必須依賴外交途徑解決爭端,希望各方停止佔領島礁的擴建和軍事化。同時,美國呼籲各方致力於和平解決與管控 爭端,包括利用各種國際雙邊及多邊談判或是國際仲裁管道。王毅在 回應時堅持中國不接受國際仲裁的立場,認為國際法庭不具備對涉及 領土歸屬問題的裁判權。媒體報導指出,在王毅訪美期間,美國國防 部長卡特取消原定和王毅舉行的會面,目的在表達美方對中國加速南 海軍事化的不滿。    

 

     中、美外交及國防官員發表的談話內容越來越針鋒相對,不論在南海軍事化或是國際仲裁問題上,雙方不斷重申各自既定立場,毫無交集或妥協跡象,顯示外交溝通在防止南海軍事化所能發揮的作用,似乎相當有限。 

 

(三) 南海問題升高中、美戰略猜忌

 

     2015 9 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美國時,曾和歐巴馬總統 Barack Obama)達成 49 項共識成果。雙方並就兩國間重大軍事行 動相互通報機制的建立,簽署「軍事危機通報」附件以及「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中的「空中相遇」附件。2016 1 月,美國副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張業遂在北京舉行 「戰略安全對話」,布林肯強調相互理解和戰略信任對管控美、中分歧和競爭領域至關重要。

    但南海問題牽涉中國捍衛領土主權完整的核心利益,同時也是中國建設「海洋強國」的重要指標。對美國而言,維持南海穩定及自由
航行,是其對亞洲盟友的重要承諾,更是檢證美國有無決心推動亞太 「再平衡」戰略的觀察重點。在中、美無意退讓的情況下,中國擔心若無任何作為,可能鼓勵美國結合區域盟友在南海採取進一步海、 空巡邏行動;美方則關切中國加速南海島礁軍事化建設,最終將「改變南海運作的環境」(changing the operational landscape)。    

 

     中國和美國因南海問題出現摩擦,顯示在美國嚇阻中國改變南海「現狀」的同時,中國也刻意展現不因美方施壓而退卻的堅定立場。中、美在南海進行外交和軍事角力過程中,雙方戰略猜忌若持續升高,未來南海軍事化問題將更形嚴重。










 
最後修改時間:2016-05-02 PM 6:4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