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新聞

:::

【專題評論】全球政經變波動與美中的亞太競合(陳欣之)

線上新聞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6-02-26
裝飾性圖片
 
 全球政經變波動與美中的亞太競合

陳欣之
(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兼主任)


一、中國大陸對全球經濟成長的重要性
               
                中國大陸自
2015年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令世人對於中國大陸參與全球經貿制度重構的積極作為,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是同一時間,2015年末以及2016年元月份的全球油價下跌,中國股匯市大跌所引發的中國經濟衰退憂慮,導致全球股市大幅波動,為全球經濟復甦蒙上一層陰影。這些現象,都呈現中國大陸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對於全球互賴經濟體系運作的重要性,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同樣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大陸對全球經貿格局的影響力,顯然更值得世人的關注。曾經長期穩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自
1980年後陷入停滯的二十年發展困境,可是同一時間,卻是全球貿易在冷戰結束後快速發展的興盛時期。WTO1995年成立,至2015年已是WTO誕生二十周年;在這二十年間,全球貿易總值由1996年的5兆美元,升至2013年的19兆美元,全球貨品貿易量擴張近四倍,遠高於全球經濟平均增長率。同樣是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為什麼過去陷入停滯泥淖的日本,並沒有引發全球的經濟恐與衰退?相對地,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過二年的中國大陸,卻是發揮牽一髮動全身的效應,讓全球因為中國大陸的經濟前景表現失色,而陷入高度的憂慮?


                中國大陸市場與全球經貿運作的密切連結,是造成今日中國大陸可能左右全球經濟復甦腳步的重要因素。中國大陸吸納全球近30%的原料出口量,約26%的工業機械產品,故而中國大陸的衰退,進而對於原料出口國以及諸多的貿易/GDP依賴度過高國家,都造成極大的衝擊。相對之下,中國大陸及出口導向國家經濟同步放緩,對於美國的影響卻相對輕微。美國的升息舉措,更使得中國大陸等開發中國家資金外流情況,日趨嚴重。


二、美中兩強主導東亞經貿制度的角力

                中國大陸自習近平上台後,依據「以經促政」的思路,試圖將中國大陸的經濟實力轉換為政治影響力,並透過創建區域制度,固定化與法制化以北京軸心的區域經貿互賴網絡,形成準霸權的結構性權力基礎,強化與美國共治全球的討價還價基礎。

                爭奪亞太區域領導地位主戰場,是中國大陸與美國何者領導亞太的經貿制度重組。美中兩強在區域經貿制度的議程(agenda)、規範內容(context)、法制化拘束力(legal compliance)與涵蓋地域國家規模大小(magnitude)的結構性權力(structural power)競爭,日趨激烈。


                同一時間,美中兩強協力建構全球性制度架構的合作成果,已逐步顯現成果。現有的中美對話機制,已拓展涵蓋至核安全、核安保、海洋利用、環境保育、國際金融機制、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等國際貸款援助機制、智慧財產權的網路侵害、農業創新、生物技術管理、人道主義救援減災、糧食安全等領域。美中共同制度化事務性的全球規範,將會對全球諸多次級國家的經貿成長與發展方向,產生重大的影響。

                
                可慮的是,美中兩強仍陷入互信不足的戰略互動低潮。現有的對話與溝通機制,雖仍在雙方領導人的支持下持續延展,但是諸多舊議題或議而不決,或是決而不行,而爭議新課題又逐年成長累積,將會傷害現有低階而且有限信心交流的成效,無助於美中兩強維繫區域權力平衡穩定,更會使亞太區域次級國家陷入高度不確定性與左右為難的戰略決策困境。


代結論

             全球與區域國家對中國大陸的市場依賴,將是中國大陸提高區域政治影響力的可恃資源,無論是「一帶一路」、亞投行與FTAAP倡議的提出,都是中國大陸試圖框架化與制度化此種北京軸心的經貿依賴格局。中國大陸似乎更相信,中國大陸與美國暨歐盟的經貿互賴關係,是約制全球強權競逐走向全面性霸權戰爭的最有力工具。2016年中國大陸經濟放緩現象所誘發的一連串全球經貿變動,將是檢測美中兩強對於全球經貿影響力,以及美中個自建構區域自由貿易網絡成效的重要焦點。


(圖片來源:BBC News)







最後修改時間:2016-03-08 AM 11:36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