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上新聞

:::

【專題評論】中國大陸周邊外交之政經作為:以東海、南海島嶼主權爭議為例(翁明賢)

線上新聞
張貼人:網站管理員公告日期:2016-02-26
裝飾性圖片
 
 中國大陸周邊外交之政經作為:以東海、南海島嶼主權爭議為例

翁明賢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2012年中國進入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時期,整體中國國家安全戰略有許多新的調整與改變。一方面,習近平提出「中國夢」、「強國夢」與「中華民族復興夢」等等主軸思考,配合「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立,律定出十一種不同層面的國家安全,從而統一相關國家安全事宜,並通過「國家安全法」與「反恐怖主義法」等法規,建立實際執行與確保國家安全的法制機制。另一方面,推動歐亞發展大戰略:「一帶一路倡議」,進行海陸雙重並行戰略,將地緣戰略與海權思考加以整合,得以突破美國重返亞太對於中國的戰略圍堵,從而穩定中國的周邊環境,塑造和平穩定發展環境。

           不過,從2013年以來中國在東海與南海的情勢發展,同樣面臨「維持現狀」與「改變現狀」之爭,恰巧北京都是重要的關係當事人。在東海方面,本來釣魚台列嶼屬於潛在台日中三方的主權爭議問題,雖有保釣運動與海上漁事糾紛,三方自我克制,直至2012年日本轉變政策,提出將釣魚台列嶼「國有化」之後,整體態勢轉向激烈與衝突,北京以東京改變釣魚台主權的現狀,開始派遣機艦巡弋釣魚台附近水域,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形成對峙現象,加上解放軍空軍不時巡弋該上空領域,形成中日新一輪的東海衝突。

2013年北京在無預警下,直接宣佈成立「東海防空識別區」(ADIZ),公佈釣魚台附近的領海基線圖,引發美日兩國的強烈反應。日本不僅加強機艦在釣魚台列嶼的巡弋,透過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文的解釋,讓釣魚台列嶼成為美日兩國共同防禦的範圍,美國也派遣無武裝的長程戰略轟炸機B-52飛躍中國所宣布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從國際法與國際政治立場,表達不承認中國在東海地區的片面作為。為了穩定東海局勢避免多方紛爭,台日兩國也達成多年以來「議而不決」的「台日漁業協定」,馬英九總統也推出「東海和平倡議」,及其後續行動綱領,某種程度也穩定此一區域的戰略對制情勢。

但是,相對於東海局勢的穩定,南海又成為另一個中國周邊外交的困局。主要在於2013年東海問題「方興未艾」之際,北京開始對於其南沙所佔有的七個島礁進行「吹沙填陸」工程,雖經媒體披露,北京並沒有中斷此一人工造島行動,主要在於菲律賓在同時期基於兩方對於「黃岩島」(民主礁)主權之爭,提交海牙之國際仲裁法庭,要求釐清中國所主張的九段線的歷史水域主張,以及南沙個豬導的國際法性質與定位問題。與其同時,美國不斷透過各種管道,表達對於中國擴張人工島嶼面積,及其未來可能朝向「軍事化」的不安。是以,2015925日,習近平以國家主席身份前往華盛頓進行「國事訪問」,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其商討所謂「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之際,在一場非正式會面中,兩人討論南海問題,歐巴馬當面要求中方克制在南海的作為,以免引發各國相繼擴大造島工程,讓情勢更加緊張激化。不過,習近平強調中國都是基於主權國家的必要作為,相關擴建工程,都是為了基於人員維持生活所必需。在兩人會面之後一個月,美國驅逐艦拉森號進入濋碧礁(Subi reef12浬附近,引發北京強烈的抗議,美方不斷強調基於國際法與國際海洋法的「公海自由航行權」,美艦有權利在世界各地公海海域行使其權力,不受任何國家的約束。20161月開春沒多久,美國神盾級驅逐艦蒂爾伯號更直接逼近中國所屬西沙中建島,並宣稱挑戰除了中國以外,越南與台灣對此島嶼的主權。

2016216日,美國首次召開與東協十國的高峰會議,除了強力宣傳「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外,也討論如何共同因應中國在南海的「填沙造陸」的作為,是否發表一致立場聲明,以加強對於中國的國際政治壓力。不過,美國此種步步進逼的戰術行動,讓北京相當不以為然,正當世人以為兩岸沈浸於2月初農曆新年團圓之際,北京卻在西沙永興島(Woody Island)部署紅旗九防空飛彈(HQ-9),雖然中方宣布此舉在於必要的安全防空需求,但是,美方認為這就是中國進一步將南沙人工島嶼「軍事化」的明證,未來會使得南海成為中國的內海,進一步影響美國及其盟國在此區域的安全利益,成為2016年已降,持續為國際政治關切的焦點。

對於台灣而言,擁有最大天然島一太平島的台灣言,面臨雙重壓力問題,一方面,北京不斷要求兩岸共同維護祖產,強調擁有南海的傳統歷史水域的權利,尤其是兩岸領導人2015117日的新加坡會見,共同將所謂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國際化,因此,當馬英九總統準備在20151212日登太平島宣示主權之際,北國美國方面強烈暗示時機不恰當,而臨時改由內政部長出面。不過,20161月,馬英九總統還是上太平島宣誓主權,並強調主要因應菲律賓的南海仲裁案即將在六月以前宣布的預防性戰略考量。

           總之,從東海與南海的主權紛爭,及其相關周邊國家的政策與作為,北京面臨
「改變現狀」與「維持現狀」的雙重壓力問題,一方面是個別當事國與中國的主權爭議議題,一方面是由美國為首的盟國對於中國的外交包圍。長久以來,北京面對主權爭議課題通常是「主權歸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透過雙邊會談途徑,而避免以多邊途徑處理攸關主權爭議。目前,由於美國介入東海與南海議題,北京必須考慮如何維繫「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進程,一方面,維護和平穩定周邊環境,才有利於其「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但是,最重要者:不能在領土主權上有所退讓,此舉會激發無法想像的民族主義意識地催發。是以,在總體國家安全觀主導下,中國必須從政經角度推動全方位外交,如何建構亞太區域安全穩定的大國力量,成為中國新的一年的最大挑戰。

 

(圖片來源: BBC News)


 
最後修改時間:2016-03-08 AM 11:41

cron web_use_log